2006/8/21



依著和醫院預定的時間

在預定剖腹生產的前一天我們住進了李木生婦產科

小松鼠依舊沒有任何想出來的徵兆

也許是她知道會有醫生伯伯捉她出來,不用自己費力的把自已擠出媽媽的肚子吧!



先在三樓做一些術前檢查

和平時產檢做的差不多

就抽血,驗尿,量血壓/體重

護士小姐帶我們進病房後

本來要先做胎兒監視器

但我已經計劃好要去隔壁美容院洗頭,晚上來去吃月子前的最後一餐好料

就先跟醫院請了假

跑去洗頭

美容院的洗頭弟弟和妹妹都被我嚇到

因為我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明天要生產的人

還一直跟我說"妳不要等一下就要生了吧!"

厚~媽媽我都不怕了,而且醫院就在旁邊嘛!怕什麼!



晚餐去福勝亭吃了晚餐後不久

護士小姐就請我去做胎兒監視器

(半夜十二點多又做一次)

還要剃毛

因為我沒什麼內診的經驗

(只有做乙型鏈球菌檢查時有上過內診枱)

雖然是護士小姐幫我剃毛,那感覺還是很怪...

覺得自然產的媽媽真辛苦呀!

護士小姐還順便告訴我,十點多她就要來幫我灌腸

灌完腸就完全禁食/水

所以想吃什麼東西最好在十點前吃唷!

雖說我不餓,但我還是想吃點東西

可是松鼠說我不餓又不知附近要買什麼來吃

就什麼也沒吃

護士小姐就來了...



護士小姐灌完腸後告訴我"要左邊躺15分鐘,右邊躺15分鐘,不要我一出去就去上洗手間唷!那樣會"清不乾淨"哦!"

一開始我覺得還好嘛!

怎麼會忍不住咧!

結果不到三分鐘,就覺得黃金先生已經衝到門口了

而且肚子有種想拉肚子的感覺

又有點痛...

忍不住要哇哇叫啦~

松鼠十分"盡責"的要我忍耐

說才沒幾分鐘會"清不乾淨"哦!

但實在有夠難忍受

為了不要不小心污染了病床

我直接到洗手間去坐著

松鼠一邊打著他的電動一邊幫我"計時"

真的是"渡秒如年"呀!

什麼忍三十分鐘,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嘛!

除非在肛門口加上鐵門外帶上鎖才行吧...



ps.剃毛和灌腸不是每家醫院都會做的,依醫院規定





2006/8/22



由於是早上九點的刀

七點半護士小姐就請我起來準備了

我還沒睡飽呢~

護士小姐要我"上完洗手間後就來開刀房報到"

我還真的就上完洗手間去去開刀房了

沒刷牙也沒洗臉...

又是昨天幫我剃毛的護士要幫我打靜脈針

(因為開刀會失血,流失體液,所以先打一定量的食鹽水到靜脈中)

一邊幫我打針一邊跟我說冷笑話

說她從大夜到現在快下班了,現在很想睡

阿姐,妳現在是在幫我打針吔!

不過,那個靜脈針真的很~~~~痛

不止針打進皮膚時會痛,連點滴滴進去也會覺得痛...

加上它是軟針,不小心動到還會跑掉

術後我的針就跑了二三次

後來打針的地方還腫起來

因為點滴跑到血管外了



一包點滴大約半個小時就打完了

另外一包是要等術後打

所以第一包食鹽水打完

護士先幫我插導尿管

接著換麻醉醫師上場了

由另一位護士輔助我側躺捲曲成蝦米狀

把脊椎拱出來給麻醉醫師下針

他先幫我置入一個導管在背後,術前做麻醉,術後做術後止痛

下針時沒什麼感覺

不過當下心裡有種感覺

覺得我跟小松鼠再一會兒就可以見面了

一直在我肚子裡的小松鼠

就會變成在我懷裡的小松鼠

想到就好感動

為了可以見到小松鼠,再可怕都沒關係

要小松鼠跟我一起努力,再一下下就可以出來跟大家見面囉!

不過這感動維持沒幾秒鐘

我就被麻醉的副作用給嚇到了

當下其實我並不會覺得害怕或冷

但身體就是會不由自主的覺的發抖

完全停不下來...

沒特別的不舒服,就是會發抖

此時身體和眼前被一塊布擋住了

我什麼都看不到,只看的到左右二邊

幫我主刀的吳醫師叫我不要緊張

開始試肚子還有沒有痛覺

麻醉真的很神奇,可以感覺得到醫生在壓妳肚子,但真的不痛

當他壓到某個地方時,我覺得有一點點痛

麻醉醫生立刻給我加了一點劑量

不到三秒就真的不痛了

吳醫師此時說了一句:這就是麻醉的最高境界

(怎麼這家醫院的醫護人員都喜歡講笑話呀...)

一切準備就緒後

麻醉醫生就如同之前醫師跟我說的,在準備時會讓我清醒著,但開刀時會讓我睡著

(雖然只有半身麻醉,但我沒要求要清醒著,因為什麼都看不到...)

他好像催眠師一樣,對我說"我現在要讓妳睡著囉!"

接著不到十秒鐘,我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後,手術已經順利完成了

傷口縫好了,所有的器械也都撒掉了

我聽到隔壁要自然產的媽媽正在努力中

我手術前她已經在陣痛了

被送進產房時她已開了三指,因為她是第二胎

所以醫生估計我手術完她也差不多全開可以生了,果然...

那位媽媽很厲害,我只聽她叫幾聲,小孩就生出來了吔!

bb生完不是要縫會陰嗎?

那位媽媽是從東北來的,醫生就一邊聊天一邊縫

聽到她是東北來的,就說:哦!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

醫生又在說笑話了...

奇怪,剛從麻醉醒來的我,竟記得這些...



到了恢復室

我還是止不住的發抖

而且覺得超想睡的

連松鼠,公婆,我爸進來看我時

我連眼睛都快張不開的超想睡

在恢復室躺了二個小時才準備回到病房

回病房前,護士把小松鼠抱來給我抱一下

哇~這小松鼠真的好小一隻哦!

全身被包的緊緊的只露出一張小臉來

而且睡的超香甜,我叫著她,她只稍微的扭一扭意思一下



回到病房時下半身還是沒什麼力氣

真是辛苦把我"扛"上床的護士及松鼠啦~

基本上醫生說我可以不用等排氣就進食

不過我是一點胃口都沒有,也有打著點滴(營養劑和葡萄糖水)

還是乖乖的等排氣好了

由於打了術後止痛,傷口倒不覺得痛

只是子宮收縮時會覺得有點悶悶的痛

這裡術後不會立刻幫產婦綁上束腹帶,要隔天才會綁

跟別家醫院不太一樣...

(隔天要綁時才發現我真的太小看我的肚子和屁股,買好的束腹帶竟然要很勉強的才黏上...超丟臉的...)





2006/8/23~26



一早護士就來替我拔尿管

還告訴我要在拔掉尿管後四小時內解尿才行

哇~真有壓力...

不過還算順利,排氣和解尿都在早上解決了

但第一次下床還真是舉步維艱呀!

只要用到肚子的力量時,就會覺得傷口被拉扯到

超...痛的

想打噴涕還不敢用力,會"縮"回去吔!

(大約到術後一週都還會這樣)

可以進食了,可是呢...

我脹氣著,外加子宮收縮,一點胃口也沒有....

還好接下來幾天松鼠都請假陪我

不然每次要去洗手間,都是件大工程

我得先把床弄成九十度,松鼠在一旁幫我搬腿

(因為腳還是沒什麼力氣)

然後慢慢的走到洗手間,

上完洗手間,還要麻煩松鼠幫我用沖洗器沖洗

擦掉惡露

我的惡露由於是剖腹生產的關係,量並不多

但還是偶而會有跑出來逛大街

可是我沒辦法彎腰,自己看不到,都是松鼠幫我清理的

他的陪產假只有二天,本來第三天他已經要去上班了

我婆婆有問要不要來陪我,但我總覺得很不方便

而且我又那麼大一隻,要上洗手間時松鼠都得使勁幫我了

我婆婆可能沒辦法吧!

所以他又多請了幾天假陪我

心理還滿感動的啦~



我被脹氣大概折騰了快一個星期吧!

那一個星期胃口都不太好

加上小松鼠不肯吸我奶頭覺得很挫折

擠奶時子宮收縮很痛

超累的

不過過了那一個星期,症狀就消失的差不多了

連松鼠都說,反正都會痛(他指子宮收縮的痛),感覺好像剖腹比較好一點

但剖腹產要顧傷口呀~

我倒覺得差不多啦!



在醫院的時候,我問松鼠我在開刀房時他的心情是什麼?

因為我去開刀房時,也看不出他那裡緊張

還跟我說他要去買早餐呢~

他說:一開始覺得,這算是小手術,所以不覺得緊張,但隨著時間過去還是會害怕.直到護士把寶寶抱出來,才輕鬆一點,過一會兒換醫生出來說情況並讓大家進恢復室看妳,才鬆了一口氣

我說:有沒有覺得我很偉大

他說:當然呀!

哈哈~女人就愛聽這個

不過要我生下一胎哦...

讓我再考慮一下啦....




















    全站熱搜

    met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